广告投放 |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光伏会展网 > 光伏要闻 > 正文

向日葵转型不顺 寻求“破茧”恐难“化蝶”

北极星光伏会展网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0-05-14 10:49:37

  • 首届电力新基建及能源互联网论坛 ·北京·6月

  • 第二届综合能源服务创新与电力物联网建设大会 6月·上海

  •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2020年对于向日葵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因为2018年、2019年其已连亏两年,2020年若不能扭亏为盈,则有退市风险。如此状况之下,向日葵大刀阔斧改革,寻求企业转型:其一边从关联方处收购医药企业——贝得药业,意欲战略转型,聚焦医药领域;另一边则迅速剥离了原来不断亏损的光伏业务。然而,5月11日,向日葵收到深交所问询函。

    向日葵转型之路可谓道阻且长,其新并购公司的主营产品,面临着境内外诸多企业同类产品的激烈竞争,而其自身产品似乎缺乏优势,竞争力令人担忧,恐难脱颖而出。同时,“保壳”关键时刻,向日葵高管却纷纷辞职,给公司管理的稳定性也带来不小的冲击,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

    剥离亏损光伏业务 ,转型医药之路步履维艰

    向日葵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老牌的光伏企业,主要从事太阳能电池及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0年,向日葵在创业板正式上市,亮相资本市场。上市第一年其营收大增129.02%,实现净利润2.5亿元,然而向日葵上市当年,也是企业最巅峰的一年,自2010年后,其营收便在波动中下行,盈利能力也疲态尽显。

    150.jpg

    近年来,国内光伏内忧外患,国外一些国家对来自中国的光伏产品开展反倾销、反补贴调查,而国内也政策不断,尤其是2018年,“531光伏新政”出台,光伏产业“补贴退坡”,国内光伏企业深受影响,向日葵也概莫能外,其在2019年年报中直言,公司仍受531光伏新政的影响,国内销售价格大幅度下降,市场骤冷,销售形势十分严峻,销售量有所下降。

    市场环境严峻,2016年至2019年,向日葵营业收入出现4连滑,而业绩方面,其2018年及2019年也连续两年出现亏损,2019年12月3日晚间,向日葵发布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企业亮起了“警示灯”。

    业绩难有改观,行业又不景气,危机之下,向日葵决心战略转型,上市公司先是从关联方绍兴向日葵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向日葵投资”)收购了浙江贝得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得药业”),开始布局医药大健康,然后,其又将绍兴向日光电新能源研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向日光电”)及浙江向日葵聚辉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辉新能源”)100%股权,分别作价1元和2.39亿元,转让予向日葵投资,剥离原来亏损的光伏相关业务。

    实际上,向日葵对于贝得药业的收购也是一波三折。

    早在2018年9月,向日葵欲收购贝得药业100%股权,作价7亿元,增值率为161.38%,但此次收购却未被发审委审核通过。2019年4月,向日葵再启收购,本次购买贝得药业60%股权,作价3.55亿元,对应100%股权作价为5.92亿元,交易价格被大幅调低,最终在此次交易中,向日葵如愿将贝得药业收入囊中。

    2020年2月12日,向日葵发布公告,将公司名称由“浙江向日葵光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浙江向日葵大健康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经营范围由“从事电力业务”变更为“从事医药、大健康、高科技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等。” 这意味着向日葵告别了亏损的光伏主业,正式向医疗大健康产业进发,然而“破茧”后的向日葵,能否“化蝶”令人怀疑。

    标的公司似乎缺乏竞争优势

    贝得药业是向日葵进军医疗领域的主力军,其主营业务为抗感染、抗高血压等药物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贝得药业的营业收入由原料药和制剂构成,其中原料药又以克拉霉素为主,制剂产品则主要为拉西地平分散片。然而,其原料药的毛利率较低,主要毛利则由制剂产品贡献,这部分毛利占比达58.89%。向日葵在收购草案中也坦言“制剂产品占营业收入比例逐年增加,是目前研发、生产、销售的明星产品,也是以后主要利润增长点。”

    151.jpg

    贝得药业旗下的拉西地平分散片为“贝苹”,是抗高血压类药物。目前,国内市场上的拉西地平产品除了贝得药业的“贝苹”拉西地平分散片外,还有国外企业葛兰素史克集团公司生产的“乐息平”拉西地平片,而国内品牌则有哈药集团三精明水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司乐平”拉西地平片及浙江金华康恩贝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生产有“息洛新”拉西地平分散片等。

    这也就意味着,向日葵抗的抗高血压药产品不但不缺乏竞品,而且,竞争还相当激烈,在国内外诸多同类产品的“包围”下,其想要扩大市场份额也并不容易。

    《红周刊》记者调查发现,在阿里大健康药房中“乐息平”拉西地平片 4mg*7片/盒售价达29.6元,而“司乐平”拉西地平片4mg*15片/盒售价为23.8元,淘宝显示的“贝苹”拉西地平片4mg*15片/盒售价为24.66元。从价格来看,“乐息平”为国外品牌,价格较高,相对来说,不具备价格优势;而“司乐平”背靠营收高达百亿上市公司哈药股份,相比贝得药业的“贝苹”则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

    此外,从毛利率来看,收购草案显示,贝得药业2017年、2018年制剂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50.25%、64.96%,而同行业公司的毛利率平均数分别为69.80%、74.23%,相较之下,贝得药业的毛利率远低于同行业水平,这说明其盈利能力弱于同行业公司水平,产品竞争力或有不足。

    管理层频繁辞职

    向日葵想要实现整体战略的转型,企业内部管理结构的稳定性也是至关重要的,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其多名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纷纷选择离职。

    据Wind统计,2019年向日葵董事会离职共3人,高管离职达7人,管理层更迭相当频繁。

    新管理层上任,通常需要不少的时间来熟悉公司的业务、运营结构等诸多情况,上市公司频繁“换帅”,对其经营管理的稳定性势必会造成影响,2020年作为向日葵“保壳”的关键一年,其管理层却如此不稳定,其结果难免令人担忧。

    向日葵董监高大规模的离职潮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其中,2019年7月和10月,王晓红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俞相明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等职务,同时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财务总监以及董事长分别掌握了上市公司的财务管理以及经营治理大权,如此重要的管理岗位突然换帅难免令人担心,对此深交所在年报问询函中要求向日葵说明,治理层及管理层频繁变动的原因,以及目前上市公司治理和管理层架构是否存在不稳定情况,而截至出稿日,上市公司尚未就深交所问询给出答复。

    152.jpg

    原标题:向日葵连年亏损转型医药 寻求“破茧”恐难“化蝶”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