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6245276

首页 电力展会 电力会议 会展要闻 会展专题 热门展讯 名企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电力会展网 > 会展要闻 > 正文

碳交易鸣锣开市!

北极星电力会展网 来源:能源杂志 作者:武魏楠 2021-02-23 10:39:33
关键词: 碳中和  碳交易风电

待完善的碳交易

CCER是中国在成熟碳市场建立之前的减排路径之一。

“《京都议定书》中引入了清洁发展机制(CDM)这种灵活的履约机制,而中国很早就启动了CDM项目的开发,并且发展为主要的供应国。”郭伟说。

CDM的核心内容是允许其缔约方即发达国家与非缔约方即发展中国家进行项目级的减排量抵消额的转让与获得,从而在发展中国家实施温室气体减排项目。也就是说,有减排需要的一方,可以通过购买CDM实现自身的减排目标。

截至2014年,中国注册的CDM项目接近4000个,年减排量超过6亿吨,超过全球CDM总量50%。但随着《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在2012年到期,依托于《京都议定书》的CDM项目也开始大规模终止。中国开始探索本国的减排抵消制度。

2012年国家发改委印发《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管理暂行办法》,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制度开始启动。

可以说,CCER是对CDM中国化的产物。“但2017年CCER项目就被国家主管部门暂缓受理了。”龙源(北京)碳资产管理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碳资产业务部姚艳霞对《能源》杂志记者说,“目前业内普遍认为,尽快恢复CCER是完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重要一环。”

2017年,国家发改委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完善和规范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促进绿色低碳发展,按照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的要求,我委正在组织修订《暂行办法》。即日起,我委暂缓受理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方法学、项目、减排量、审定与核证机构、交易机构备案申请。”

有业内专家认为早期CCER审批没有更多地考虑到碳排放权交易,是发改委暂停CCER的重要原因。

2012年出台《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管理暂行办法》时,国内碳排放市场尚未启动,因此在CCER的审批中,并没有很好的考虑到未来碳排放权交易的使用。从《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管理暂行办法》印发的通知来看,CCER当初是为了保障自愿及安排活动有序开展,调动社会积极性,为碳排放交易积累经验而施行的。

所以,CCER没有很好的在各地试点市场进行使用,部分地区甚至还有地区的核证自愿减排量,例如福建林业碳汇(FFCER)、广东碳普惠核证自愿减排量(PHCER)等。

从CCER已签发的项目来看,不仅有大量的光伏、风电、水电等项目,还有天然气发电、瓦斯发电,甚至还有部分热电联产项目。显然,2012年对于自愿减排的标准已经完全不适用于当下的国内实际情况。

CCER以何种方式、何时重启,是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待完善的一个部分。根据前文测算,风电、光伏的CCER未来很可能处于供需失衡状态,在CCER的管理办法正式出台之前,对于CCER或者可再生能源参与碳市场的方式尚无定论。

“事实上,目前的碳排放权交易还有很多需要补充的地方。”业内专家说。

例如说企业碳配额如何发放,全国各省能否统一时间发放,就是一个不小的问题。姚艳霞说:“既然是全国统一的市场,那么企业拿到配额的时间就应该尽可能地保持一致。这样才能更好地保证全国市场的有序开展。”

随着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不断完善,意味着火电的“紧箍咒”也越来越紧。那么对于火电来说,碳市场的来临到底意味着什么?

火电“紧箍咒”

碳负担毫无疑问是发电企业最为担心的问题。

从7个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的推进情况来看,国内碳价格还处于低位。根据生态环境部公布的数据,我国试点地区碳价平均水平只有22.5元/吨。前文所述的履约推动交易,是碳流动性低、价格低的主要原因。

在试点地区中,有发电企业透露,火电厂的配额不仅够用,还可以拿到市场上进行交易,成为收益来源。这样的话,碳排放不仅不会增加发电企业的成本,反而扩大了收入。

那么这种情况在全国碳市场中会怎样呢?

有专家认为,目前的《2019-2020年全国碳排放权交易配额总量设定与分配实施方案(发电行业)》还没有形成对发电企业的强约束。“现在的配额设定可以说是多方博弈的结果,对发电企业,尤其是火电企业还没有形成强有力的约束。”

例如说,根据配额设定与分配的实施方案,火电厂在配额清缴相关工作中设定的配额履约缺口上限是核查排放量的20%。

对火电成本构成压力的另一大因素是配额的分配方式。根据《办法》,“碳排放配额分配以免费分配为主,可以根据国家有关要求适时引入有偿分配。”也就是火电企业不需要付出成本就可以获得碳排放额度。这无疑大大减少了企业额外支付碳成本的可能性。

“由于30万机组的物理减排潜力更大,减排成本更低,因此,这些机组可以通过更大程度的主动减排,满足排放限制要求,某些条件下还能够略微增加发电量,甚至获得利润。”卓尔德环境研究(北京)中心主任张树伟对《能源》杂志记者说。“这倒是完全正常甚至合理的,因为在这种绩效交易系统中,机组的损益强烈地取决于配额的发放,只要整体减排实现了,那么对机组的伴生影响必须考虑历史公平性的问题。当然,目前来看,当前的市场安排对整体煤电行业利润的影响很小,大概在总利润的1%左右。”

由于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还处在早期,因此业内专家普遍认为类似拍卖的有偿配额发放很难在近期实现。“现在全国碳市场最主要的任务是让相关企业尽早入场、熟悉规则,而不是一开始就给大家带来很大的成本压力。”

这种对于发电企业的弱约束可能会让企业在短时间内感受不到碳排放权交易带来的压力。事实上,《能源》杂志记者咨询了相关火电厂人士后发现,目前电厂还没有相关正对性的措施。火电厂内部人士坦言,目前的碳排放约束很宽松,企业没有实际行动。“也许未来会是个问题,但现在还没影响。”

电价与碳价正相关

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采取的碳交易模式不同,中国没有设定绝对的碳排放总量上限。现阶段,碳成本对企业的影响有限,电价上涨的压力自然也小得多。

微信图片_20210222175729.jpg

另一方面,由于目前只有发电企业参与市场,免费额度的多少就至关重要。“如果免费配额很高,只需要释放很有限的减排潜力,企业通过减排、增加发电量实现利润最大化;如果免费配额接近了其减排的物理极限,那么无论碳价格上升到多高,由于缺乏减排潜力,碳市场将无法实现平衡。因此,碳市场价格在某些区间之外,可能会快速上涨,对减排成本高度敏感。”张树伟说。

卓尔德环境研究(北京)中心对碳市场中碳价与电价的变化进行了模拟情景测算。在发放排放总量75%配额的情况下,市场形成了200元/吨的碳价格。但是,机组并不会在很大程度上通过减少发电量减少排放,因此电力价格几乎不会上涨。

微信图片_20210222175706.jpg

但是如果随着配额发放的收紧,免费额度逐渐逼近机组的最大减排潜力。那么碳价会陡然上升,电力价格也会随之增加。特别是在电力需求没有大幅度减少的情况下,机组也无法通过减少发电量来满足排放限额。

在现行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和发电企业配额分配制度下,部分机组的度电碳成本可能高于度电利润。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碳价格会下降,另一方面电力供给相应减少,会出现电价上涨的趋势。一旦价格逆转,机组会再度开机,碳价与电价最终实现动态平衡。

多项研究成果显示,在目前乃至未来一段时间,在配额免费发放的方式下,预计碳价很难突破200元/吨。2019年,全国单位火电发电量二氧化碳排放约838克/千瓦时。以200元/吨的碳价计算,度电碳成本大约是0.1676元。但考虑到至少75%的免费碳排放额度,实际上0.1676元/度的碳成本会被均摊掉很多,实际度电碳成本只有不到0.04元/度。当然,这一测算是基于电价完全没有传导下的情况。

“目前来看,全国碳市场的启动大于约束。”上述专家说,“尽快地让各个行业进入碳交易市场、熟悉碳交易,远比立刻对重点行业实行严格的碳排放限制更为重要。”

原标题:碳交易鸣锣开市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广告服务/会展合作:齐女士 010-56245276 1891081629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于我们 | 会员服务 | 媒体报道 | 广告服务 | 营销活动 | 电展+套餐 | 成功案例 | 招聘服务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1999-2021 北极星电力网(Bjx.Com.Cn) 运营:北京火山动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证080169号 京ICP备09003304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8号 电子公告服务专项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