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6245276

首页 电力展会 电力会议 会展要闻 会展专题 热门展讯 名企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电力会展网 > 会展要闻 > 正文

特高压与“赌国运”

北极星电力会展网 来源:享能汇 作者:享能汇工作室 2020-05-12 09:57:27

投资界有一个说法:“赌国运成功的人,有曾被亏待过吗?”。

寻找国运,就成了投资界永远不变的法门。

但国运要是这么好找,那也就不存在“赌”国运这么一说了。既然是“赌”,自然是有输有赢的。

曾经,特高压就是毫无疑问的国运。

(来源:微信公众号“享能汇”ID:Encoreport 作者:享能汇工作室)

01—缘起

跨入新世纪的广东是全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但与之相对应的却是三天两头停电的尴尬境遇。缺电成为了制约广东经济发展的主要瓶颈。

地大物博的中国,在能源资源的分配上并不均衡。经济最为发达的东部、南部沿海地区是自然资源最为贫瘠的区域。越往西部去,自然资源越丰富。大范围的能源输送无可避免。

北戴河,作为避暑之地的历史大概有100年。然而改变这个地方命运的时间却是1953年。

是年,中央决定夏天集体到北戴河办公。从此以后,直到1965年,夏季的中央重要会议,几乎都在这里召开,“新华社北戴河电”这样的字眼频频出现在报端,党和国家的一些重大决策也不断从北戴河诞生。这里也因此成就了“夏都”之名。

2000年,在北戴河举行的中央办公会上,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带去一个议题,要求中央批准广东在十五期间新建1000万千瓦发电机组。

对广东来说,建电站就是煤炭资源的输入。即解决了就业、又能够增加税收和就业,属于一箭三雕的举措。

但是对于主导了分税制改革的朱镕基来说,广东省天经地义的说辞可能太过于局限,并没有打动他。

按照时任国家计委副主任张国宝的说法,朱镕基总理希望能够通过在贵州、云南建设水电来同时解决西南地区贫困和广东省缺电的问题。

面对如此长距离输电能否实现的质疑,朱相立下“军令状”:如果不能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自动辞职。顺带还拉上了当时的计委主任曾培炎,让他也辞职。

总书记江泽民打圆场支持朱镕基,加上熟悉电力的李鹏提出了从三峡增加向广东输电的建议,才让广东这1000万千瓦的电有了着落。

02—技术限制

同样在2000年,电力圈发生了另一件重大的事情。这件事情甚至重大到影响了中国未来十几年的电力发展。

胡鞍钢发表了《西部开发三大原则——二滩水电项目严重亏损的调研报告》

二滩严重亏损的问题被公之于众,发输配一体的国家电力公司更是成为被攻击的焦点。电力体制改革成为国家经济发展道路上最为紧迫的事件之一,2002年的电力体制改革也由此萌芽。

在体制问题推进的同时,一个技术问题也开始浮出水面。如何实现电力安全、高效的超长距离输送?

无论是二滩的弃水还是广东的缺电,技术上的最大难点都在于此。

1999年,随着西部大开发的进行,西电东送工程开始大规模建设。但是远距离送电,能耗惊人。

水电的外送只能输电,但在煤炭富集区,能源外输有两个选择:输煤和输电。1800公里以下还可以外输电力,距离更长优先选择输煤。

渐渐地,“特高压”开始登上历史的舞台。

03—中国式博弈

2005年2月,53岁的刘振亚刚刚履新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4个月。年富力强、极有想法的刘振亚迫不及待地要大展拳脚,开创出属于自己的时代。

2月24日,刘振亚《中国电力报》上发表文章称,加快建设“以百万伏级交流和±80万伏级直流系统特高压电网为核心的坚强的国家电网,是国家电网公司的重要使命”。

4个月后,国家发改委在北戴河组织召开了特高压输电技术研讨会,主要就是讨论交流特高压试验线路的相关问题。

有人对媒体回忆,这次会议是按总理批示开的,开得很好,各抒己见,很多专家都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尽管这次研讨会的会议纪要把不同观点都记录了下来,却没能及时、如实地送到国务院领导手中。

这是特高压——这场典型的中国式博弈第一次展现它的奥妙,也似乎暗示了这场延续10年之久争论的最终结果。

会后,国网不顾各类反对声音,上报了自己最中意的示范项目报告。1年后,报告获批。

这时,中国式博弈第二次展现了它的巧妙。

国务院在批复时把这条交流线路称为“试验线路”,但国家电网公司执意要命名为“示范工程”,最终“试验”“示范”并存。

这是一个极具深意的文字游戏:试验还只是试一试,允许成功,也允许失败;示范就包含了要继续推广应用的含义。

这之后的故事无需过多赘述了。对于交流特高压的反对,无论是舆论上的、还是实际工作上的,最终都被国网一一解决。

04—削藩

除了外部矛盾,刘振亚不是没有遇到过内部矛盾。

2000年底(是的,你没看错。就是2000年底),电改进入议事日程后,围绕着电网企业规模和市场布局曾经出现过多种方案。

一种方案是:在国家电力公司以下分设华北、东北、西北、华东、华中和南方,6个区域电网公司的“1+6”方案。

另一种方案是取消国家层面电网公司,组建东北、北方、长江、南方四个电网公司的“0+4”方案。

方案还有很多,我们无法一一列举。即便是没有亲历过上一轮电改的读者,也一定可以想象得到当时各方观点的交战。

当问题摆到总书记江泽民面前的时候,焦点实质上就是“一张网”or“多张网”。江总书记给出的答案则颇具政治家的智慧:Compromise(妥协)。

妥协的结果就是南方电网独立,作为试点;明确国家电网与区域电网关系:区域电网独立运作,与国网保持股权上的关系。

这就是刘振亚推动特高压最大的内部阻碍:五大区域电网就是一方诸侯。

权利上说,特高压模式下的全国一张网实际上削弱了各个诸侯。财政上说,电网建设资金蛋糕被特高压分走大部分,诸侯们也只能吃些边角料。

刘振亚先是一手“推恩令”,把区域公司资产划分给省公司,削弱区域公司权利。再来一手“盐铁专营”,把区域公司管理职能上收总部。诸侯们没钱没权,事实上被架空。

不知道山东工学院电力系统及自动化专业毕业的刘振亚是不是非常喜欢读历史书,尤其是西汉史。汉武帝他老人家对付诸侯们的经验被刘振亚同志运用的可谓是炉火纯青。

2012年,随着冀北电力公司的高调亮相,存在了近10年的华北电网公司开始淡出人们的视野。一年之内,西北、华中、华东、东北、华北五家区域电网在低调中纷纷更换了名头,更改为国网公司某某分部。至此,国家电网五大区域公司的拆分告一段落。

05—赢在不经意间

好了,内外的问题都解决完了,特高压成为“国运”代表的时刻也来了。

2012年9月26日,国家电网公司的上市子公司许继电气(有关许继和国网又是另一个故事了)停牌重组。

2个多月的时间里,许继电气的重组杳无音讯。手持许继电气股票的投资者焦急的询问:听说开盘要跌10%,是真的么?

天真的投资者不知道他们即将遭遇的是什么。

2012年12月19日,许继电气完成重组并复牌。5天后,许继电气因为19、20、21,连续3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

不知道担心许继电气开盘会跌10%的投资者有没有在19日开盘后就抛了。

股价暴涨的秘诀就在19日的重组公告里。许继电气拿到了“直流输电工程设备向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公司的投标资格或竞争性谈判资格”、“直流输电换流阀的生产工艺、技术、人员”。

赌特高压国运的投资者,这一次没有被亏待。

06—时也,命也

企业的命运既要靠自身奋斗,也要看历史进程

要是没有2013年初那场肆虐整个京津冀的爆表雾霾,特高压的“国运之路”也不会那么轻松。

2013年,国务院发布实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风电、光伏迎来了新一波的超强风口。

巧了,风光资源最丰富的,也是西部。

西南窝完了水电,西北又要窝风电、光伏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特高压考虑一下不?

特高压工程建成投运“两交一直”,开工建设“两交一直”,“四交四直”工程列入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2014年,特高压终于全面进入了大规模建设的新阶段。

赌国运的投资者们也进入到了丰收期。

07—后强人时代

Après moi, le déluge

这句本应翻译成“我死之后,将会洪水滔天”的法文,在中文世界里最终幻化成为路易十四的名言:“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

经过考证,这话并非出自路易十四;至于是路易十五还是他的情妇所说,已经不再重要。因为我们有一个词叫做“约定俗成”。就让我们继续把它当成批评路易十四的“罪证”之一吧。

2016年,已经超期服役的刘振亚终于“到站下车”了。无论是内外部环境还是个人因素,继任者都很难再像刘振亚那样强势推动特高压的大步前进。

2018年9月3日,国家能源局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一批输变电重点工程规划建设工作的通知》(国能发电力〔2018〕70号),提出将于2018年四季度到2019年年底前核准12条特高压线路。

这也是近年来,有关特高压最重要的官方文件。

08—虚假的“重启”

行文至此,我们就要和最近有关特高压的消息结合起来看了。

进入复工复产的节奏之后,国家电网公司一马当先的宣布复工若干特高压工程项目。

从《国家电网出台应对疫情影响助推企业复工复产举措》到《2020年改革攻坚重点工作安排》再到《国家电网有限公司2020年重点工作任务》,国网均对特高压建设做了重点规划部署。

请注意,当时很多媒体的用词是“重启”。重启的意思是:以前暂停了,现在重新开始。

国网明确表示年内核准南阳~荆门~长沙、南昌~长沙、荆门~武汉、驻马店~武汉、武汉~南昌特高压交流,白鹤滩~江苏、白鹤滩~浙江特高压直流等5交2直共7条特高压工程。

这些项目是不是很眼熟?

没错,这全都是在2018年9月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文件中的项目!

也就是说,2018年9月明确要求加快推进的特高压项目(国网区域),到目前为止的进展是这样的:

除了这7个项目,还有金上水电外送、陇东~山东、哈密~重庆,这三个还在国网公司内部可研阶段的项目。显然,特高压的命运并不能被称为“重启”。

国家能源局明文写着“加快推进”的重大项目,最终也无法按照时间表实现核准。你如何指望那些还在国网内部等待孵化的项目会成为改变特高压命运的因素呢?

09—大江东去浪淘尽

当然,即便是按照现在的节奏。特高压的年投资额也在千亿元的水平。

一个项目的核准、招标、采购、交付、安装调试,周期在2年以上。也就是说上下游企业还有2年左右的红利期。

在4月20日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发改委明确了“新基建”的范围:

一是信息基础设施。主要是指基于新一代信息技术演化生成的基础设施,比如,以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基础设施,以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等。

二是融合基础设施。主要是指深度应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支撑传统基础设施转型升级,进而形成的融合基础设施,比如,智能交通基础设施、智慧能源基础设施等。

三是创新基础设施。主要是指支撑科学研究、技术开发、产品研制的具有公益属性的基础设施,比如,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科教基础设施、产业技术创新基础设施等。

很遗憾,虽然我们都知道特高压能算是具有公益属性的基础设施,但是没有明文写出“特高压”三个字还是让特高压没能和这一轮的“国运”直接挂钩。

回想新基建概念刚出炉时,一张央视的截图让多少人再度掀起了“赌国运”的念头。如今“国运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榜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广告服务/会展合作:齐女士 010-56245276 1891081629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于我们 | 会员服务 | 媒体报道 | 广告服务 | 营销活动 | 电展+套餐 | 成功案例 | 招聘服务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1999-2020 北极星电力网(Bjx.Com.Cn) 运营:北京火山动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证080169号 京ICP备09003304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8号 电子公告服务专项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