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6245276

首页 电力展会 电力会议 会展要闻 会展专题 热门展讯 名企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电力会展网 > 会展要闻 > 正文

大咖对话丨储能及微电网应用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储能技术突破空间有哪些?

北极星电力会展网 来源:电力头条APP 2018-09-21 09:23:20

微电网在能源存储、储能等方面商业模式是什么?微电网对未来储能的帮助有哪些?储能系统或技术有哪些可以降低成本的地方?2018国际储能峰会上,4位大咖围绕这些问题展开讨论,并与现场嘉宾进行问答互动。

2018年09月19-20日,2018第五届国际储能峰会在唐山南湖国际会展中心拉开帷幕。峰会邀请来自25个国家和地区百余位海内外演讲嘉宾共商储能良机。北极星储能网将对大会进行全程直播,如需我们直播您的会议,请联系微信号:13693626116。

印度储能行业联盟/欧洲小城镇电气联盟成员 Seep Gupte 先生、上海链昱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战略规划经理程长胜先生、超威电源有限公司储能系统工程师黄伟、通用电气创投部主任科学家古彦飞先生参与论坛问答环节。

对话1.jpg

以下为发言实录:

Seep Gupte: 我们有三个问题,第一个就是说微电网在能源存储上面的商业模式是怎么样的,为什么你会对这个话题比较感兴趣,大家觉得微电网在能源存储方面的优势是什么呢?

程长胜:我们做项目的过程当中有很多能源领域的伙伴问我们做区块链技术和能源结合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说你的区块链技术能够帮助我的能源项目带来什么样的价值,其实是很难回答的,或者说我们区块链技术很难直接帮助我们储能或者是微网项目带来直接的经济效益,因为本身区块链是用来改善生产和消费的关系,并不是用来直接去提升生产力的。我们常见的微网项目中或者储能的商业模式在之前上午的演讲当中,很多嘉宾都提到了,比如说能源的差价套利,包括为辅助的电力市场提供电力辅助服务获取经济收益,这都是大家非常常见的,目前来说经济模型没有突破,如果我们想的是怎么结合区块链做些突破,我们现在做的项目当中有一个项目是来做储能资产的共享,通过社区中储能资产的共享来提升储能电池的效率,我们基本的模型有清洁能源的生产商,有多余的生产清洁能源,无法消纳的时候也没有其他社区用户用的时候,可以把这一部分生产出来的多余清洁能源储存在公共的储能资产当中,当然这个储能的时间是有成本的,跟储能的电量和时间成正比,这样的模型。主要是鼓励大家能尽可能更快的把生产出来的清洁能源消费掉,这是我们项目实验中想到的一种模式,是储能资产的共享。

Seep Gupte:谢谢,如果说你们在印度有这样的一种想法,我觉得这个区块链技术还是有所作为的。第二个就是说,大家觉得在微网这样的情况下对未来储能是什么样的状态呢?谁来回答一下,比如说你能看到有什么成本削减的趋势或者其他有希望的技术的。或者说在哪些领域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些技术可以帮助削减成本,或者有哪些技术对未来有希望。

古彦飞:我们GE,就像上午张先生讲的,我们有着钠盐电池,但是第一个要看你的应用领域,第二个从成本上讲,中国国内在很多工业领域里都非常擅长做成本控制,这也是我们跟超威合作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但是不管怎么讲,除了电池本身之外,对,钠盐电池如果规模化以后,因为成本和产业链是不是成熟非常相关,当产业链比较成熟的时候,成本控制比较容易,除了物理上的控制之外,剩下如何把电池按你的应用能够应用好,有一个很好的BMS系统,然后能够和系统,应用系统上比较智能的控制,能把电池的能力和寿命发挥到极致,在现在的条件下尽量的降低储能的成本。

黄伟国:我应该可以补充一下,如果从成本考虑的话,我们跟GE也是合作的,超威在储能就是锂电、铅炭、钠盐都是我们主要开发的项目,我们铅炭这一块在成本上是很有优势的,在公共控制系统里下面,如果采用铅炭的话,控制系统可以比锂电或者比其他的可能控制系统可以简单一点,可以削减一点成本。

另一个,本身铅炭在传统的铅酸低成本基础上发展出来的,所以依然具备低成本的优势。再者,相比传统铅酸蓄电池寿命得到大大的提高,这样在全生命周期成本是比较低的,传统铅酸成本比较高是因为寿命比较短,如果把寿命延长之后成本就比较低。再者铅炭和铅酸蓄电池一样,依然具有很好的回收优势,从成本角度铅炭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Seep Gupte:谢谢,下一个就是我们最喜欢的问题,因为我们有很多的技术,到底在执行一些微网的时候,有哪些运营的挑战或者是风险,因为我知道大家在印度也好,或者其他的地方都有很多执行的项目,您观察到有哪些运营的挑战和风险,你们怎么去应对呢?

古彦飞:产品的团队大多数在印度,因为靠近用户,我跟他们接触下来有几个遇到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确实这些地方是很难以达到的,所以这个储能,整个在系统这个层面一定要非常的可靠、稳定,有问题如果能够远程智能化的支持和维护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为你要派人跨过很远的距离到那里再看问题,如果对不同的问题又需要不同的工具或者解决方案,这个周期和稳定性,比如说对医院来讲这个不太现实,这是第一方面。

第二方面,从实施的角度,因为有些交通确实是非常难以想象的,你需要你运输的机制要非常灵活,尽量保护你的电池。还有一个,我们钠盐电池在南非有一个应用,虽然不是微网,但是是给基站用,遇到的问题也是,他们之前是用的其他的电池,但那些电池因为在社会上接触度可能比较高,有的时候他们发现经常会有丢失的问题,这个电池会丢失,被人偷走之后去获利。当时钠盐电池是一个新起的电池,而且也有一定的温度,从这个角度上讲在基站运行下还是很有意思的。我们在南非,原来GE生产钠盐的客户,尽管我们在停止生产,等着和超威合作完了明年生产,他一直在等着我们生产,因为他安装完成之后从来没有发生过盗窃的事件。

Seep Gupte:谢谢,从我这边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公司有没有在寻找哪一类型,对于在微网方面想要合作的,比如说有哪些绿色的工程,或者你们公司专门想要寻找哪一类型的公司进行合作。

程长胜:因为我们是一个比较新的创业团队,区块链技术也是新的技术,我们在寻求合作伙伴的时候,只要您愿意,想要去尝试创新或者运用区块链技术到你所在的行业,我们都可以一起去探讨怎么去整合区块链技术到我们的业务当中去创造价值。

黄伟国:希望市场给我们一个机会去运行。

古彦飞:对于我刚才讲的分布式的混合发电的系统,其实中国在整个产业链里都比较齐全,有些东西中国的很多公司都可以做,但是GE擅长的是在EMS整个智能控制这方面,我们这个技术可以有多种灵活的合作方式,其实大家如果要感兴趣的话可以跟我们联系讨论一下细节怎么合作。

另外,电池也是我们的组件之一,这种低成本,高稳定性的,包括上午讲的怎么能够智能化的,能够干预电池的状态,如果能够实时的提高电池的可应用性技术都是可以合作的。

Seep Gupte:好的,谢谢,接下来我们看看在座的各位有没有什么问题,请大家充分利用这个时间来提问。

提问:我觉得区块链技术,无论是现在和将来,如果要跟微网做结合的话,您和您的团队是怎么设想去解决,所谓在一个区域内权威性的问题,无论是一个售电市场内的主体或者是一个单独的用电客户,他们如何接受,我认为从科技上来说大家会越来越多的接受这个科技,未来要通过什么样的路径,花多久可以可以去渐渐解决这个问题。

程长胜:区块链技术就是不需要这样一个主体去证明权威性,本身就是一个系统,可能你刚刚提到的权威性,我理解是另外一个词,对区块链技术本身的权威性是不是需要一个发展的路径让所有的大众能够接受,区块链本身创造的价值能够被大众认识。打个比方,比如说能源行业是40岁的中年人,区块链技术还是属于婴儿阶段,确实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周期去发展,我也没法说三年还是五年,整个区块链底层的技术目前确实是日新月异,每天都在变化,相关的技术每天都有新的团队,新的技术出现,我们可以看到区块链技术目前来说,也是包括从国家层面,从全球的投资方向都可以看到,有更多的资本往里关注,我相信这个技术,你刚刚提到的权威性会得到大众的认可,至少我们从事区块链的人是这么认为的,大众对区块链技术的认知,目前来说除非是大家有这个意识去关注了,特别我本人从能源行业出来,在能源行业接触了很多人,跟他们谈区块链或者能源区块链,大家第一个问题问的是跟比特币有什么区别,所以说大家还是把区块链技术跟数字货币还是在同一个层面上认知,实质上数字货币只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应用案例而已,所以整个行业,除了能源之外,包括整个全球,包括整个社会大众对区块链的认知还是在一个非常初级的阶段,这本身和区块链所处的发展历程是一个相契合的,这个技术还不够成熟,所以大众对这个技术的认知和接受度还没有到这样一个程度,我相信在未来,您说的权威性会体现出来。

提问:我还有一个问题,是比较类似的,好比说现在中国开始推行部分地区的售电市场,售电公司也做的不错,一般售电公司做客户的时候有递退的,有通过电网公司做的,到你的企业里做一轮一轮的宣讲,给你装一个EMS系统知道你的需求,给你签一个大概70%期货的合同,中国现在开始做了,全球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开始做了,我们认为是万亿级的市场,非常大。

我本身对区块链技术比较好奇,但我是站在一个民众或者是一个用电侧用户的角度考虑,我认为民众非常重要的一点,并不在意,也不想把区块链搞清楚,因为要花很久的时间去学习,如果说区块链技术的确有您刚刚说的互相的佐证或者是背书的作用,本身的权威性是通过系统去完成的。我比较好奇的就是您怎么,已经有像这样的用电企业和售电公司之间的关系,或者是用能习惯上的基础上,如何把区块链使用上去?怎么样实现您在区块链技术上和EMS系统上的嫁接。

程长胜:如果说区块链技术,分布式的交易体系技术成熟,在政策层面上许可的,你刚刚说的售电公司将不复存在,可能整个区块链的技术最大的特点就是说能够把生产者和消费者直接的对接起来,我们看到我们现在售电市场上这些公司干的什么事?就是中介,有些售电公司可能不会有自己的发电资产,他去做售电,这没有问题。还有一种纯粹的轻资产,他可能只有客户,他有很好的地方关系,然后他去做囤电的模式进行售电,这种售电没有任何的核心竞争力,唯一竞争力真的是靠社会关系了,所以区块链一个分布式的交易体系最终的目的其实就是想把最终的能源的生产者和消费者直接对接起来,把所有中介化的东西都去掉,包括交易的成本能够显著的降低,包括赋能给我们的能源用户,能够有更多的选择性,像大家现在说的能源用户在选择能源的时候没有太多的选择,只有国家电网提供电力,你也没法选择我想用清洁能源和非清洁能源,你也没有办法选择。

我们用通讯套餐的时候可以选择电信,移动,联通,用电我们没有办法选择,我们是想赋能给所有能源的生产者也好或者是消费者,能够让他们在能源这个产品上有更多的选择,能够缓解电力的相对属性,我感觉电力像一个公共物品一样,电网给你什么就用什么,就算你想做节能,想做环保,没有这样的途径可以去实现我们能源用户清洁能源的偏好。

提问:我想问一下程先生,你演讲的时候讲到了区块链的服务器,区块链和微网之间的服务器,也就是说所有的交易是在这个服务器,为什么要采用这个服务器的结构,因为这个系统虽然是分散式的,但还是一个集中式的点,一个服务器。

程长胜:我们交易当中,在我们微网中有一个服务器,主要是用来存储数据的,区块链的世界当中服务器当然还是存在的,区块链的每个结点,这个结点是用来存储交易数据的,交易数据在业务场景当中产生的业务数据是两码事,信息流和业务流是经过加密算法之后产生的哈希值,实际业务中产生的生产数据,消费数据,这些监控的数据,这些数据本身会有一个专门的数据库去存储这些业务数据,但是我们说的这些数据加密之后生成哈希函数会存储在这个结点上,你刚刚说的服务器是需要的,但区块链存储的是经过加密以后的哈希的函数值,所以是两套系统。

提问:好的,交易的时间,在你们这边是怎么样的,这样的一种连接,从消费者他们的时间点是什么样。

程长胜:时间的周期可以去任意设定的,你可以是一小时,也可以是一天,甚至一个月,主要是取决于我们整个系统当中清洁能源的生产跟消费剩余的情况,如果说每五分钟就有大量的清洁能源能够节余出来我们就每5分钟,如果你需要一个小时你就需要一个小时才有多余的清洁能源用于共享,这取决于我们生产和消费的情况。

提问:也就是说如果是一个小时交易的话,在一个小时之间是不能连接到微网的是吧。

程长胜:是的。

提问:我问一下超威电池的刘先生,我想问一个很直观的问题,目前的铅酸电池和铅炭电池从成本上现在大概有多大的差距。另外一个,从发生电池故障的概率或者是可靠性上,他们有什么很明显技术的可对比性。

黄伟国:第一个问题是成本问题,我们现在铅炭技术倾向于成熟,对机理逐渐明白。炭材料,实际上铅炭电池是引用了炭材料增加了成本,其他全部都是一样的,炭材料不同类型价格不一样,我们现在炭材料自主成熟了以后可以找到更低成本的炭材料进行替换,所以成本增加不是很大,具体有多少,我们尽量的用最低的炭材料达到最好的效果。

第二个是您讲的电池的故障率和普通的铅酸蓄电池,或者可靠性,铅炭电池比传统铅酸蓄电池的可靠性更高,因为低温性能的敏感性比传统铅酸蓄电池要好。另一个,充电接受能力要好,再者,循环寿命长,循环寿命长就代表了可靠性更高。

提问:谢谢,还有一个问题给到程先生,我们知道区块链技术,我个人认为有几种应用的场景。第一个是传统能源的交易市场,现在进行的市场化交易这一块。另外一个,可能是我们在分布式,或者说微网这一块。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在炭交易,炭排放,还有一个可能在能源领域的绿色金融。我想问一个问题,区块链的技术解决的是去中心化,能够通过智能合约等等的手段来解决单一买卖的关系。我的问题是说区块链技术能源领域的发展是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比如说会以联盟链或者公链的方式来发展。

通过这种方式,客户都在关注自己能源的数据安全,这也是大家很难去接受,我们接到这样的网络当中来关键的考虑因素。

程长胜:第一个问题,区块链技术怎么去跟能源行业去结合,你说使用联盟链的形式还是公链的形式,其实在我个人认为或者我们团队认为,未来区块链应用的主要形式是以公链为主,但是这个公链不会像现在这种公链的形式,肯定在此网络之后类似于一个闪电网络高性能的区块链,目前区块链的技术,无论是以太,TPS的速率太低,达不到电力交易所需要的。在基于目前的公链基础上的闪电网络,类似于比特币的网络可以达到百万级的TPS,我们的能源区块链应用的技术才可能有大规模,商业化引进和推进的可能性。目前我们很多落地的项目当中,或我们跟国内大型的企业去谈能源区块链技术的时候,很多人担心的就是数据隐私的问题,所以他们第一个想法就是能不能用联盟链的形式,数据不用上公链,他说结点都是我自己挑选出来的,我比较信任,也不用担心数据泄露的问题。实际上对于联盟链和公链数据隐私的问题都是一样的,因为之前都进行了加密,只有用钥匙才能解开,只有用户的私钥才能让授权方使用到你的数据,所以加密的可信度无论是公链和联盟链,加密的可信度是一样的,只有你是不是授权使用的问题。

第二,数据隐私的问题,本身区块链技术另一个很大的功能,或者说一个特点就是想打破数据孤岛的问题,现在我们所有数据沉淀在行业巨头的数据库里,但他们的数据库是不会打通的,你的数据没法确权,这些数据到底是不是应该是你的,你如何授权这些数据的使用,你现在完全没有这个权利,区块链就是想把这些数据确权给个人用户,所有权应该由你个人决定,能源行业是同样的道理。

Seep Gupte:最后的一个问题了。

提问:我想问一下程先生,在我看来区块链的问题其实跟我们现在所有的能源互联网的问题是一样的,因为现在市场的环境并不是那么完善,如果你想让两个客户之间直接促成一个交易的话,那几乎可能性非常低,所以只能在一些微网或者示范项目上可以进行运用,如果你想在电网非常强势的情况下绕开去铺区块链能源网一定会有一个交易的媒介,你觉得最理想的状态下,最便宜的交易媒介是什么?

程长胜:先澄清第一个问题,能源区块链和能源互联网很像,这是我第一个不太同意的观点。能源互联网做的只是把传统物理世界的能源基础设施做了一个数据化影射,比如说电子台账,建模系统,把以前很传统的电力系统变成数字化的东西,实际上是加强传统的中心化的电力系统的角色。区块链做的是去中心化,你刚刚说的需要一个媒介,这个媒介其实我理解一定会有一个物理的基础设施网络,比如说电网,我演讲中也说了,未来我们创建整个能源体系是分布式的,每一个细胞可能是一定规模化的分布式的微网网络,在这个网络之内,其实可以在不依靠外部电网的情况下实现一定程度的能源自治,不一定是100%,可能70%或者80%,我需要外部电网的时候可以接入到外部的电网,70%能源的交易会发生在微网网络内部,这个时候我不会需要外部电网的接入,只是我需要的外部电网的时候,主干的电流网络才会为我提供网络结构。

现行的电力体系下包括现在的政策体系下,没办法让国家电网只是提供辅助服务和能源传输服务,现有的垄断地位下有更多的利润去赚,怎么会把市场拱手相让。储能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如果家家户户自己都有备用电池或者电池系统的时候,这个时候电网最和害怕的是什么,所有电力的消费和结构会改变,通过一个普通的居民,如果有了电池完全可以选择低电价的时候充电,高电价的时候有自己电池的电,但现在在用户侧的普及率还没有达到这个程度,我相信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服务性的功能会转变,会提供辅助计量和电力传输的服务,不是像现在基于垄断的地位,除了发电之外所有的环节全部被垄断掉,谢谢。

(发言根据电力头条App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榜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广告服务/会展合作:齐女士 010-56245276 1891081629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于我们 | 会员服务 | 媒体报道 | 广告服务 | 营销活动 | 电展+套餐 | 成功案例 | 招聘服务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1999-2020 北极星电力网(Bjx.Com.Cn) 运营:北京火山动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证080169号 京ICP备09003304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8号 电子公告服务专项备案